85岁全国首席枪弹痕迹专家:“我很笨的”【70年政法路】

2019-09-30 09:46:49来源:长安网  责任编辑:科尔沁区长安网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崔道植,85岁,一位刑侦专家,退休25年,却退而不休,在一起起惊天大案的破获背后默默留下自己的身影——

【白宝山案】1996年3月至1997年8月,刚出狱不久的白宝山在北京、河北、新疆等地袭击军警,先后抢劫枪支3支:打死军警和无辜群众15人,抢劫人民币140多万元。

是崔道植判断出北京和新疆作案现场留下的几枚弹壳均是由同一把“六一式”步枪射出,这个被无数人忽视的微小痕迹,成为相距3000多公里的两地枪击案并案调查的重要依据,直接推动案犯白宝山的落网。

【郑州银行劫案】2000年12月9日,河南省郑州市,4名蒙面歹徒冲入郑州市某银行,用炸药炸开营业柜台的防弹橱窗后,当场抢走200多万元现金。

是崔道植通过对现场的考察,判断出作案猎枪出自湖南某武器研究所生产的,这也成为抓捕到主犯张书海的重要线索。事实上,中国关于猎枪的枪道理论研究正是从崔道植开始。

【半枚血指纹案】2002年1月8日,黑龙江一对母子被杀,现场只残留了一枚不完整的血指印和一件血衣,因为缺乏证据,案件拖了5年才得以告破。

是崔道植连续研究了两天两夜,从残缺的指纹中找到了线索,在42名犯罪嫌疑人中找到了隐匿5年的真凶。而那印在报纸上的半枚血指纹,曾一度被认为不具备认定条件。

“贾文革杀人案”,“甘肃白银案”,“张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”.......崔道植的名字,曾出现在上千个案件的侦破过程中,为破案提供重要线索和证据。

他是公安部首聘的8名特邀刑侦专家之一,每次临危受命,他都能凭借这些蛛丝马迹,拨开案情的重重迷雾,锁定真凶;如今,85岁仍处一线,在岗坚守64年。身为“最美奋斗者”,他用奋斗的力量、奋斗的精神、奋斗的作为,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中书写着自己的精彩人生,奏响新中国奋斗的交响曲——

1934年,崔道植出生在吉林省梅河口一个贫困的朝鲜族家庭。

4岁时父亲去世,6岁时妈妈也走了,是爷爷拉扯着崔道植和姐姐长大。家里困难得实在没办法,姐姐14岁就出嫁了,手臂上至今还留有被地主用刀砍的疤痕,在政府的资助下才上完初中。

17岁的时候,崔道植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等待赶赴抗美援朝战场,19岁就入了中国共产党。1955年,崔道植从部队转业被分配到黑龙江省公安厅,成了国家第一代刑事技术警察。

当时崔道植是当时黑龙江省唯一的刑侦技术人员。最初时候听说要当警察,崔道植是不喜欢的,因为那时候关于警察的印象都是伪满洲国时期军警宪特概念,但后来很快意识到自己当的是共产党的警察,共产党的警察和旧社会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由于只有初中文化,最初出现场写鉴定书都不会,工作出现了很多难题。一年后,崔道植考取了中央民警干校(现中国刑警学院),后来又先后在哈尔滨业余职工大学、哈尔滨医科大学深造,学习钻研刑事科学技术以及与之相关的知识。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,崔道植在枪弹痕迹检验技术的实践与理论探索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,他遇到的每一个难题,都会认真分析,一定要找到解决的办法。

“很笨的,很笨的。”崔道植总是这样评价自己。在他的领域,也许他不是最聪明的一个,但他一定是最勤奋的一个。

“一把枪打到三千发,按照部队来说,这个枪就基本上达不到正常的弹道痕的要求了。我一个一个照相,从第一发到一百发,我看能不能对上,一直对到第三千发。当时没有什么自动识别系统,就是纯人工。”

鉴定没有捷径可走。一把枪的膛线会被磨损,弹壳弹头上留下的痕迹也会有所不同,为了搞清楚两者之间的关系,崔道植的办法是不断做试验。为了研究猎枪的弹道理论,崔道植拍下了我们国家生产的所有猎枪弹壳的痕迹,拍了上千张照片,到后来,甚至看到猎枪的弹壳痕迹,他能够一口说出这个猎枪的产地。

2001年至2003年,沈阳市发生系列持枪抢劫运钞车案,疑犯遗留在现场的一件棉大衣引起了崔道植的注意。”大衣比较脏,我本想判断犯罪分子比我高还是矮,竟然发现了大衣上有枪管摩擦的痕迹,这是犯罪嫌疑人把枪包在怀里时留下的。”根据这一细微的磨损痕迹,崔道植准确地推断出了涉案猎枪的种类,“应该是平式掘把式猎枪。”

还有一次在侦破一起持枪杀人案件时,崔道植查看了案发现场的枪击痕迹后,当场提出了和警方前期勘查相反的意见:枪支不是在门口往里打的,而是站在里头往外打的。而且通过三点成一线,测试出犯罪嫌疑人身高一米七三左右。根据枪弹痕迹就能如此精确地推断出疑犯的身高?大部分办案民警对此将信将疑。然而根据崔道植提出的线索,很快这个案子破了,一量犯罪嫌疑人的身高,就是一米七三!崔道植”观弹知人”的绝技着实令人称奇。

提起”看痕知枪”“观弹知人”的绝技时,崔道植说:“搞现场勘查技术的任何环境我都经历过,经验技巧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一定要细致!有时为了发现足迹,那就得趴着看。现在有个别的年轻同志哈着腰手插在兜里面,那是“看现场”而不是“勘现场”,肯定会有所遗漏。

这世上的天才,总是在枯燥的工作中经历过千锤百炼的人,这世上的英雄,总是把平凡的事做到极致的平凡人。

退休二十多年以来,崔老退而不休,黑龙江省公安厅一直给他留着专用办公室,崔老的传奇故事因此一直不断更新着。公安厅的院子里,能够时常见到老人家的身影那个身影虽然大多显得清冷孤独,但那意如磐石的风骨、那清淡如茶的人格,绝对是大多无法比拟的楷模年过耄耋的崔道植依然精神矍铄,声音高亢洪亮,丝毫听不出是85岁的老人。

严谨了一辈子的崔道植对记者千叮咛万嘱咐:这两年啊,我的记忆力有点儿下降了,那些案子的大框我都还记着,细节我不太清楚了,你一定要多查查以前的资料,可千万别弄出差错。

回忆过去的刑侦经历,一旦有了破案线索,崔道植说得最多的两个字就是:“高兴”,说起自己的晚年生活,崔道植也用两个字形容:“幸福”。他笑着说:”我身体还是不错的,老伴记忆力下降,曾经走丢过两次,身边可不能离开人,我得时时刻刻陪着她!因为工作在全国各地跑,老不着家。家里三个孩子都要她照顾,她为这个家付出的比我多。现在我俩都老了,年轻时候对她的关心照顾不到位,我得找补回来啊!”由于常年忙于侦查破案,直到退休之后,崔道植才和老伴儿照了唯一一张夫妻合影。

如今,崔道植的三个儿子全部子承父业成了警察。三儿子崔英滨,已经在哈尔滨市公安局从事刑事技术工作20年,父子二人从事相同的工作,在刑事技术这条道路上,父子之间完成了精神成长和认知的迭代升级过程。

半个多世纪辨枪识弹,一次又一次弹雨寻凶。如今,这个85岁的“老侦查员”依旧充满激情与活力,并且愈发的淡定与从容。崔老说:

“活得太久不好,如果太老了却不能给社会作贡献、不能工作,那是没有意义的,但是,我倒是真想看看咱们国家越来越强大的样子。

 友情链接

/ Links